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包头资讯 >> 聚焦包头 >> 正文

包头市东河区记忆(2)|王立岗

我要评论 来源:包头网  2018-12-3 17:48:47  作者:王立岗  编辑:青山  浏览次数:

     石胡筒一号院平时是很安静的,院里院外干干净净,家家户户没有锁门的习惯,六十年代好像很少听到“小愉”这个词。互相帮着买煤提菜,过的融融和和。

小燕妈,姥姥叫她三女子,她是院子里的领导,常组织大家学习,读报纸讲讲国家大事,再安排一下院子卫生值日情况,谁家有什么需要帮助解决的问题说一说,外地来人住都要和居委会说一声,一切秩序井然。

有一天,这个院子被我大哥的到来给搞的沸腾了。大哥是我大姨的大儿子,那年十二岁,叫喜奴,长的白白净净,是少年之家的领唱,他一进院子,大人小孩儿都围了上去,他常来姥姥家,大家不是为了看他好看,而是因为他办了一件让我们无比自豪的事情——他去了首都北京!参加了全国少年歌咏比赛,获得一等奖!他为内蒙古,为包头市少年儿童争了光,大姨更是高兴的嘴都合不上了。三女子大声对大伙儿说:“接到办事处通知,晚上八点半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要播放喜奴他们参加比赛的录音,大家回家听广播!”

我们全跑回自家打开了收音机,当听到大哥唱《草原英雄小姐妺》主题歌时,全院子第二次沸腾了。

六六年后,喜奴大哥不怎么上学了,常和同学们往人多的地方跑,当时东河热闹的地方主要在财神庙街、红星影剧院广场,还有百货大楼门前,二宫有时会聚集很多大人。大姨看到外面乱,不让大哥出门,这下好了,我和二哥可以跟他玩了。大哥开始给我俩和院里的小伙伴们讲《宝胡芦》的故事,这让我们想入非非,都在想,自己什么时候能有一个宝胡芦啊,大哥说:“这好办,过几天我会变一个给你们的。”

有一天,他果然拿来一只和小人儿书里长的一模一样的小胡芦,大伙儿都想抢着要,大哥说:“这胡芦到了你们手里,它就是普通的胡芦,可在我手里,它就是宝胡芦,想要啥能来啥,不信试试。”

这下大伙儿高兴的大声喊了起来,要玩具枪的,要小火车的,要飞机的。大哥说:“慢慢来,先让娟娟妹妹要,”

我妹说想要一个大苹果。大哥不知悄悄跟宝胡芦说了几句什么,然后手突然指着我们背后,大声说:“看!来了,”

我们一齐往后看,什么也没有呀,大家正疑惑想问他呢,只见坑中央有一个又大又红又圆的大苹果,可把妹妹高兴坏了,我们都抢宝胡芦。大哥说,以后谁听他的话,他就让宝胡芦给谁变,说着他小心翼翼地用手绢把宝胡芦包了起来,装在上衣兜,给大家做了个鬼脸,得意的向大门外跑了。

晚上姥爷回来,我跟姥爷说了大哥用宝胡芦给妹妹变了个大苹果的事,姥爷听后笑了笑,走到大水缸前,拿出水瓢说:“这就是宝胡芦!如果找回另一半,对在一起,它就是大宝胡芦。”

我问能变东西吗?姥爷问:“你想要啥?”

“铅笔”

姥爷让我闭上眼睛,一会儿果然出现了一支铅笔。我正佩服胡芦呢,姥爷说,不要信这些,要从小学习科学,我问你:“鸭子为什么总浮在水面上,”

我说因为有羽毛啊,姥爷说:“那胡芦瓢光光的,一根毛也没有,可它也漂浮在水缸上不沉。”

我想,是啊。

大哥是少年宫领唱,只要有他的演出,姐姐领上我和二哥,总会想办法进到黄河剧场、红星影剧院去看。

在二宫的一次演出给我印象最深,他们是进京比赛完回包汇报演出,那天大哥他们特别整齐漂亮,二宫里坐无虚席,节目有草原英雄小姐妹舞剧和少年宫管弦乐合奏,最后是大哥领唱的三首少儿歌曲。演出结束,掌声响了好长时间,大人们上台和大哥们握手,还拍拍他们的肩膀,我看的真佩服大哥。

晚上大哥来姥姥家住,给我们讲他在北京的所见所闻,什么电车不能用手摸呀,楼房高的看不到顶啊,最让我记忆深的是,他说外国人鼻子有半尽长,眼睛会放蓝光。

不过,这种好时光六七年后没有了,大哥红领巾不戴了,换成了改过的绿衣服,走时还好好的,回来衣服袖撕破了,帽子也没了,脸上还青一块紫一块,姥姥问这是谁干的,他不说,晚上悄悄跟我和二哥说,是铁中的学生。

原来大哥他们喜欢去包一中旁边的体育场里玩,可因为人多蓝球架和蓝球少,他们三中常和一中、十七中、铁中发生矛盾,每次几个学校合起来都干不过铁中的。当时不明白为什么铁路上的子弟那么厉害,现在知道了,人家是从小就跟着父母,在祖国大铁路线上,走南闯北的人。

大水卜洞鬼的故事听多了,没人领着,自然不敢轻易上去,姥姥也不让去,六七年后,大人们天天开会,也就顾及不上孩子们了,锁旦是院子里胆子最大的一个了。一天,大伙儿在他家玩了一下午纸牌,锁旦觉得没意思了,就提出打赌比胆大,赌什么呢,有说请吃油条喝豆浆的,有说请到黄河剧院看《智取威虎山》的,最后决定,请下馆子吃盘过油肉。咋赌呢?连生说,提出一项活动,如果大家都敢做就否决,最后只有一个人敢去做,就开始赌。都举手同意了就开始。小五先说,他敢爬火车,大家都敢,否决。连生说,他敢去小河套渡黄河,大家都敢,否决。赛扣说,他敢爬到三发电厂水塔顶上去,大家都敢,否决。小燕说,他敢一个人晩上走到青山区,大家都敢,否决。我说,我敢一个人去东胜,他们全笑了,说,谁不敢呀,否决!锁旦说,他敢一个人晚上去大水卜洞抓女鬼,大家一听都目瞪口呆了,相互看看谁也没吱声,他大笑着说,谁敢跟我去?!没人说话,他傲慢的大喊:“我赢了!”

大家齐声说:不行!怎么才能证明你晚上去呢?另外你抓住女鬼必须让我们看见啊,他说,行,晚上两点女鬼必然会从大水卜洞钻出来,找小孩儿吸血,你们就等着吧。

他当着大伙面准备了棍子、手电、绳子让我们都回各家,说他要提早睡,好半夜行动。

我们也就各自回家了,不到晚上九点,我就睡了,第二天一早,听到大门嘭嘭响,老齐宪去开门,听锁旦大声喊:“我从大水卜洞回来了!”

我一听赶紧爬在窗户上看,只见锁旦走到院子中央,一只手里提棍子,一只手拿着绳子,朝各家看着,说着。我心想,坏了,他果真去了大水卜洞,我们输了。

我穿好衣服,跟老爷要了一毛钱,出门给了锁旦,一会儿,连生、小五、小燕、赛扣都出来了,可他们不给钱,说,没看到女鬼不算,锁旦说,女鬼被他打回了水里,可她晚上吸血死了的小孩儿还在,不信现在你们跟我上去看,大家一听,早就听说大水卜洞常有扔死小孩儿的,只好把下馆子的钱给了锁旦。

十五六岁的大哥,懂得爱美了,每天起来边洗脸边照镜子,还偷偷抹点儿姐姐的雪花膏,吹着口哨拢头发,姥姥说:“吹口哨把老鼠引回家呀,晚上尿炕呀。”

大姨更是骂他流里流气,像个小流氓,反正大人们一听口哨就反感,还冲着吹口哨的男孩儿瞪上一眼,小声还要骂上一句。大哥不管那么多,天天挑水,骑车,拉风箱总是吹口哨,大姨实在忍受不了了,狠狠照大哥后背拍一掌:“滚蛋!别在院子里丢人了。”

大哥高兴的拉上我跑了,去他们三中玩双杠,没有足球就踢知青们吃的空铁皮罐头盒,大哥爬上电杆,摘下别人挂在上面的风筝给我玩,快到中午时,带我去财神庙花五分钱给我买个碗托儿,他二分钱给自己要个茶汤,还问我吃饱没?然后他说要带我去百货大楼。我是天生罗圈腿,走不快,他就背上我,到了百货大楼门前只见人山人海,他们在挤着的人群中互相交换像章,用小的换大的,铁的换有机玻璃的,大哥拿出大舅给他的一枚“大海航行靠舵手”大像章举过头顶,高声喊:“大像章换夜光的,谁有?”

哗啦一下围住大哥一伙人,大哥赶紧把像章紧握在手中说:“有夜光的拿出来看看,”

一个戴眼镜说着普通话的,一看气质穿扮,不是北京就是天津的知青说:“我有!”

然后把大哥拉出人群,到暗一点儿的角落,脱下上衣捂住大哥的头,从裤兜里掏出一枚夜光像章,让大哥看发光不,大哥看后高兴的说:“发光,发光,我换了,”

说完两人各自用左右手同时交换了。

大哥如获至宝一般,拉着我飞快的往家就跑,我摔倒了,他蹲下,让我骑住他脖子坐在肩膀上,一直这样回到了姥姥家。进门他就让姥爷灭灯,把窗户用牛皮纸窗帘挡住,从兜里掏出夜光像章,放在柜子中央让大家看,什么也看不着啊,姥姥说他骗人,没电怎么会发光呢,我也玩一天了,累了,睡着了。

不知半夜什么时候醒来了,一看柜子中央,那枚像章放着一束束的蓝光,和童话故事里讲的光一模一样。(待续)


照片为作者 父亲、母亲、姐姐和作者本人

作者:王立岗 现为中国工商银行呼和浩特市客户经理 笔名恩出 著有《高原牧歌》《话说储蓄》《恩出词集》等原创作品 多篇文章分别在《探索与研究》《中国工商银行储蓄》《内蒙古金融》等期刋发表 在工商银行呼和浩特市分行组织的《我身边的大行工匠》有奖征文活动中获得一等奖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王立岗

扫一扫,用手机看资讯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